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6年第65期:新技术革命背景下江苏制造业高端化的思考
  •  
    研究基地:江苏“两个率先”研究基地
    首席专家:洪银兴 
    课题负责人:魏守华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课题组成员:从海燕 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研究所
     
          [内容提要]新技术革命背景下江苏制造业高端化存在高端产品供给不足,产品附加值不高;自主品牌发展较慢,尚未形成品牌效应;科技成果转化效率较低,转化能力有待提高等问题;面临经济发展比较优势不强、发达国家产业回迁加速、新兴产业领域竞争更加激烈等挑战。江苏要抓住新技术革命的先机,实现成为新技术革命的国内策源地、全球先进制造业的发展高地、经济结构转型与升级的示范基地的目标,就要坚持推动制造业向高端化、智能化、品牌化方向升级,加快突破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重点环节,推动现代服务业由传统的商业模式向新型商业模式转型的路径;建立多层次的政策支撑体系,优化产业合作、产业扶持、产业绿色发展、财税金融支持等方面的政策。
        当前,以新材料、数字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生物医药等领域技术突破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正在蓬勃兴起,可能带动世界经济迎来新一轮增长,为后发国家成功实现“赶超”打开“机会窗口”,催生新的产业群和经济增长点,也为江苏在世界产业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成功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尤其是制造业高端化带来机遇。
        一、新技术革命背景下江苏制造业高端化存在的问题
         江苏虽然已经进入工业化的中后期,但传统产业仍然占国民经济比重较高,产业发展仍处于价值链低端。从整体上看,传统产业发展动力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1.高端产品供给不足,产品附加值不高。一是高品质产品供给质量不高。目前,江苏工业企业模仿型企业较多,创新型企业较少,大部分高品质工业产品依赖进口。有关统计显示,江苏所需的80%以上的高端芯片、50%的机器人、60%的集成电路、50%的高端数控机床、80%以上的检验检测检疫行业高端检测仪器设备等都依靠进口,极端量和极端环境下的检测几乎完全依赖国外技术和装备。二是产品附加值不高。我省制造业在国际分工体系中的位置偏低,从事组装加工的较多,涉及产品概念、研发设计、品牌经营等高附加值环节较少。2015年全省工业增加值率仅为22%,而美国、英国的工业增加值率高达60%以上,德国和日本也超过了40%。
        2.自主品牌发展较慢,尚未形成品牌效应。在全球知名品牌咨询公司英特尔品牌发布的2015年全球最佳品牌中,我国只有华为(88位)、联想(100位)两家,我省尚无品牌入围。目前,我省加工贸易比重接近85%,自主品牌出口比重不到20%。目前我省工业品牌培育的方法,主要有召开新品发布会、参加相关展会、召开零售户代表座谈会、零售终端推介等形式,品牌培育方法单一,创新性、个性化不够,宣传推广不足,品牌的市场掌控度不高。
        3.科技成果转化效率较低,转化能力有待提高。目前,发达国家科技成果转化比例为60%~80%,江苏只有20%~30%,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其原因包括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结合不够,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建设相对滞后,科研激励与约束机制尚不完善等。科技创新还未能真正围绕促进转方式调结构、建设现代产业体系、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现代服务业等方面关键需求展开。
        二、新技术革命背景下江苏制造业高端化面临的挑战
        新技术革命的到来,不仅将为江苏制造业高端化带来产业结构优化、科技成果转化率提高、集聚更多顶尖高端人才等机遇,也为制造业高端化带来了挑战。
        1.经济发展比较优势不强。新产业革命是以信息技术和能源技术融合为特征,生产模式不再是大批量制造和流水线方式,使生产成本不再是决定企业成败的关键因素,产品竞争优势也不再是同质产品的低价格竞争,而是通过更灵活的方式生产出更具有个性化、高附加值的产品。这对依靠低要素成本进行大规模生产同质产品的江苏来说,将是极大的挑战。由于制造过程的数字化和智能化,直接从事生产制造的人数将减少,逐步实现少量“现代知识型员工”对大量“传统简单劳动者”的替代,劳动力成本在整个生产成本中的比例将随之下降,将弱化江苏经济发展中的要素成本优势。
        2.发达国家产业回迁加速。随着新技术革命的逐步推进,发达国家的资本和技术流出将逐渐逆转,可能由海外直接投资净输出国转变为净输入国,导致资本回流,使中国吸引全球制造业资本趋缓。事实上,这种产业资本回流的现象在江苏已较明显,江苏在2002、2003年FDI增长速度都在40%以上,而2004年FDI出现首次负增长,金融危机以后,FDI增长速度显著下降,在10%左右。新技术革命背景下数字化和智能化的现代制造技术,提升了制造环节的价值创造能力,使制造环节在产业价值链上的战略地位变得与研发和营销同等重要,这为发达国家重塑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提供了机遇。制造业加速回迁对新兴产业发展尚在培育期、制造业仍是经济主战场的江苏带来巨大挑战。
        3.新兴产业领域竞争更加激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新兴产业的竞争地位既是平等的,又是不平等的。平等是因为新技术革命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是同样的机遇。不平等是因为发达经济体在科技、信息、资本等方面长期积累,具备先发优势,能够主导新型装备、新材料的生产供应,成为未来新产业链的主要受益者;在加强科技创新的同时,将进一步强化其技术优势。目前江苏处在加快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一些产业与发达国家构成“交集”,发展的重点领域会出现重合,但发达国家拥有技术和资本等先发优势,会采取技术封锁等手段强化其优势,这会导致双方为抢占新兴产业制高点和国际市场、争夺国际资源的竞争日趋激烈,增加江苏新兴产业“走出去”的难度。
        三、新技术革命下实现江苏制造业高端化的主要路径
        江苏要抓住新技术革命的先机,在先进设备和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突出创新驱动,寻求关键技术突破,承担引领国内新技术革命的重任,不断赢取率先发展新优势,成为新技术革命的国内策源地、全球先进制造业的发展高地、经济结构转型与升级的示范基地。
        1.推动制造业向高端化、智能化、品牌化方向升级。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将引进外资与提升产业层次相结合,利用跨国公司R&D本地化的新战略,吸引其来江苏建立研发基地,引导外资投向新能源设备制造、汽车电子、精密数控设备等行业。扶持内源型先进制造企业,重视先进制造业的技术标准工作,围绕江苏制造业支柱行业,引导和鼓励企业、高校、科研机构、技术监督服务机构和行业协会参与制定国际、国家和行业标准。推广智能装备在传统制造领域的应用,以先进制造技术、信息技术和智能技术在装备产品上的集成和融合为发展方向,加快突破智能数控系统、关键功能部件、网络化系统集成等一批关键智能共性技术,重点发展高性能数控金属切削与成型机床、多轴联动加工中心、柔性制造单元等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注重自主品牌打造,引导企业转变发展思路,以技术创新为突破口,全面提升产品、服务质量以及自主品牌建设水平,推动制造企业由OEM向ODM、OBM转变,形成竞争新优势。
        2.加快突破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重点环节。建立产业研发体系,集中力量开展新技术开发应用,对技术与市场壁垒严重、资金门槛高、技术还不成熟的产业,实行技术跟踪发展战略;对有能力突破的战略技术领域,加大研发力度,适时推进产业化应用;对具备产业化条件或进入应用导入期的产业技术,以产业化、商业化推动其技术创新和升级。加快新技术商业化,推进新兴产业基地建设,鼓励支持各地建设一批各具特色和产业优势的科技城,新建或扩容一批省级高新园区,争创一批国家级和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坚持“企业化+产业化+专业化”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发展方向,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吸引社会力量投资创办孵化器,进一步扩大规模,提高质量。
        3.推动现代服务业由传统的商业模式向新型商业模式转型。推动传统商贸向电子商务,传统互联网电子商务向移动电子商务转型,支持电子商务平台企业发展,将线下优势和线上渠道结合起来,发展新型商业模式;支持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建立电子商务领域实验室或研究机构,着力解决制约电子商务应用的重大技术问题。推动传统交通运输向现代物流转变,鼓励工商企业逐步将原材料采购、运输、仓储和产成品加工、配送等物流服务有效分离出来,支持交通运输、仓储配送、多式联运等企业提供优质高效物流服务;培育大型综合物流企业,推进物流信息化建设。建立现代金融体系,深化科技与金融融合,形成发达的多功能、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推动传统服务外包向新型服务外包转型,大力发展技术先进型服务业,加快发展第三方社会化、专业化服务,建设特色鲜明、功能完善、辐射带动能力强的现代服务业集聚区。
        四、新技术革命下江苏制造业高端化的政策建议
        1.建立多层次的政策支撑体系。准确把握新技术革命发展趋势和全球产业发展情况,结合江苏的比较优势,制定符合江苏特色的综合性政策支持体系。宏观层面,结合“江苏制造2025”的顶层设计,出台对应的阶段性支持政策。微观政策层面出台鼓励企业采用智能制造生产方式,加快淘汰落后生产方式的系列政策。加强与国家有关政策措施的衔接,提出在财税、金融、土地、环保、创新等方面针对性和操作性较强的政策文件。
        2.优化产业合作政策。遵循产业发展规律,科学统筹布局,充分发挥各市比较优势,深化区域间协作,积极推进产业链转移、企业组团转移。探索园区共建模式,鼓励苏南、苏中、苏北各市之间合作共建产业园区,加强产业对接和项目合作,充分发挥共建产业园区的示范、辐射和带动作用,把共建园区建成制造业的集中区、吸引外资的集聚区、区域合作的示范区。同时,还要打造各类博览会、交易会、展会等新的载体平台,形成叠加优势,成为投资环境的“放大器”、优质资源的“强磁场”。
        3.优化产业扶持政策。吸引国内外高技术、高管理水平、高增值企业来江苏落户;积极培育具有区域乃至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加快江苏特色产业集群发展和竞争力的快速提升。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品的应用和终端消费实施由地方财政予以补贴的政策,实行新技术、新产品首购首用和高端装备首台(套)试验财政奖励政策。
        4.优化产业绿色发展政策。支持省内各市按规定设立产业绿色发展与转型基金,主要用于重污染企业关停并转、受污染场地修复、老旧机动车淘汰、非电行业脱硫脱硝设施运行等。实行清洁能源开发利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绿色信贷政策,加大对符合环保和信贷要求的企业或项目的信贷支持。实行企业碳汇抵扣碳排放指标政策。
        5.优化财税金融支持政策。根据“助大做强、助特做精”的原则,采取财税部门补助贴息、减免税费,引导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鼓励企业加大自主创新和技术改造力度,支持企业采用低碳技术,推动技术装备大型化。各市应积极调整财政支出结构,资金使用方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